你捕捉到一只野生的脑残苏哎嘿(☆_☆)

 

……………………………

请叫我少女心OOC……

发现是喻队生日……好吧这段OOC的文就当是礼物啦……【谁要啊!!

总之,喻队生快么么哒!!!!




天气有些热了,喻文州静坐于外廊,直衣层叠,却一丝不苟。廊外是一方水塘,水不算浅,水面还有几方踏脚石。惊鹿的水满了,“咚”的一声敲在石头上,惊起了院子里的一些鸟雀,也惊起了池中的一尾小锦鲤,尾巴一甩便躲进了石头缝里,见不再有声音了又探出些头来。
喻文州瞧着有趣,微俯下身,用桧扇轻点水面。那小锦鲤似乎发现这次是有人作怪,朝喻文州吐了几个泡泡,甩着尾巴就游到另一边去了。
“呵,小蓝闹别扭了?”喻文州桧扇轻掩,好整以暇的理了理衣襟,“说起来少天本想过些天跟着阴阳寮的杰希大人一起过来的,不过既然小蓝不想见人,那我还是早早告知他们一声比较好。”
只听得水花溅起,皱着眉头的少年撑起半边身子靠在池壁上,张张嘴想说点什么,转眼就看见喻文州噙着笑意的眼,顿时就焉儿了。
浅蓝的鱼尾拍打着水面,日光下泛着些许金光,喻文州看着很想摸上去。不过照顾着小锦鲤的别扭心思,喻文州考虑了下还是没下手。
这尾锦鲤小妖喻文州给起名为蓝河,本是养在这院内的普通锦鲤,不知怎么通了人性。还是喻文州升任左大臣之后请了一干好友于府内庆贺,才被阴阳寮的王杰希大人查出不对来。


蓝河忧郁的盯了喻文州半天,才默默扯了扯他的袖子。喻文州被他闹的有些好笑,顺着心意揉了揉少年的头。
“好了不逗你了,少天他们明天就到。开心了吧?”
蓝河听罢甚是高兴,鱼尾轻快的拍动着水面,满眼都是欣然。
喻文州想着王杰希式神传来的消息,大概该为蓝河准备衣物了。
在脑内勾勒着少年身着狩衣的模样,喻文州似乎也期待起了明天。

  3 9
评论(9)
热度(3)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