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捕捉到一只野生的脑残苏哎嘿(☆_☆)

 

如果的事(上)

哎嘿嘿!!!!!虽然各种坑爹状况不过好在顺利表演完啦!!!刷了好多私心cp2333333你这便别坑哇!!

乌贼贼Sepia:

看完cos像打了鸡血那样!
忍不住又开了坑
饶了我吧……
月球表面都不止了!


G市到H市的火车,历时十七个小时十七分。
粉色的火车票沾满了手心的汗,直到站内广播在呼喊“开往H市东,T170次列车马上就要出发了,还没有检票进站的旅客请尽快上车,我们的列车很快就要出发离开G市了”,蓝河也还没抽离像是没了魂似的状态,失了神一般背着背包飘进了站台。
震动从脚底传来,密封的玻璃窗外景色从冷灰变为嫩绿,蓝河才回过神来,他就这么,一头热地,踏上了一段想走就走的旅程。
买票太迟,别说卧铺,连硬座都没,只能扯张无座,蓝河也没收拾多少东西,抓上毛衣外套跟钱包卡一股脑塞到背包里,冲出家门火燎火燎地敢到了火车站。
连跟大春请假都是在火车站里发个短信过去,说,我要去解决人生大事,请假两天。
且别提大春看到这短信之后的满头雾水,蓝河也罕见地陷入迷茫。
他从来就不是一个冲动的人,就连当初辞职一心一意做蓝雨的专职工会员工,也是他慎重考虑了近两天才做的决定。
这回,怎么就……
盘坐在车门边上,蓝河思前想后,脸都要纠结成麻花了才恍然大悟。
一切,都是叶修的错。
而这一切,身处H市重点地段,忙里偷闲带领兴欣公会跟一熊一堂一阁斗智斗勇的兴欣公会总会长仍处于一无所知中。
退役的日子没有叶修想象中艰难,如果是第一次不服气不服输,那这次他是确定了自己要继续在场上战下去的话,怕是……
这支他一手带托起来的队伍已经学会怎么行走,哪怕依旧趔趔趄趄,也是稳步向前了,是时候放手让他们飞了。
君莫笑这个账号,没叶修这样的master根本发挥不出水平来,陈老板大手一挥,那个穿得花花绿绿的散人又回到神之领域搞风搞雨去了。
手速虐不了职业,虐菜还是可以的,上挑落花掌把雄赳赳气昂昂持剑杀过来的小剑客送出野图boss的攻击范围,在敌对公会还没来得及反应时,这个脸T属性的男人一如既往发挥特长把怪拉走了。
神域里所有公会负责观察野图刷新的孩子都感觉到了虐。
而蓝河的虐感显然是这当中最高级别的。
如果他人生路遇大神的技能点点在路遇黄少上,蓝河的生命每一天都是阳光灿烂,可如果路遇的是位审美偏差严重的大魔王呢?那就是虐+MAX了。
相反的,刷野图如果能遇到蓝河,叶修心情总是好那么点的,不为别的,只因为这孩子实诚。
商量好的二十四个强力蛛丝给回了七十二个,虽然对蓝河这个一会之长不算什么,但所谓在商言商,没有剥削劳动力的资本家总是容易得人好感的。
而小会长在公会斗争中占理不咄咄逼人,给双方都留余地的态度也让叶修对蓝河多了那么一丝拉关注。
那句“来兴欣吧”不是假话,既然你觉得在兴欣比蓝溪阁开心,那怎么不来呢?
“我爱蓝雨,如同你爱嘉世爱兴欣。”
真是……让人难以反驳的一句话啊。
可如果不是这么回答的蓝河,也不是他关注了那么久的蓝河了。
命令公会的骑士拉稳野图的仇恨,千机伞一抖,对准了蓝溪阁打头阵的元素法师,不一样的职业不一样的ID看得叶修莫名其妙有些心烦意乱:“蓝河呢?”
明明昨天还说着今天野图见的,人呢?年轻人说话不算数要不得啊。
入夜寒咳嗽一声:“叶神你找蓝河?他昨天下午跟大春请假了说有事要解决一下。”
“什么事?”耳机里传出的声音似乎透出着不耐烦,入夜寒有些恶趣味地添油加醋一下他偷听来的八卦。
“蓝河请假说要去解决他的人生大事,这是他一生的请求,说到这份上了大春当然得批。”
与此同时,兴欣网吧一楼来了位客人,他带着旅途的疲惫和一宿没睡的黑眼圈,开了一台电脑,在C区48号。

TBC

  28
评论
热度(28)
  1. 贝 戎 转载了此文字
    哎嘿嘿!!!!!虽然各种坑爹状况不过好在顺利表演完啦!!!刷了好多私心cp2333333你这便别坑哇

©  | Powered by LOFTER